饲料技术  
我国渔用饲料标准中存在的几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作者:陈婉如 福建省华龙集团饲料有限公司 时间:2009-07-22 11:36:13 阅读:404 次

 根据我省历年渔用饲料免税抽检及各级检测机构监督抽查反映出的一些渔用饲料卫生指标不达标或临界达标多集中在汞、氟、镉和黄曲霉毒素B1上,分析其原因:一是新版《饲料卫生标准》和《无公害食品 渔用配合饲料安全限量》中规定的这些指标不太合理;二是渔用饲料使用的个别原料标准中规定的理化指标与检测方法不配套,给掺杂使假造成可乘之机,也给企业质量控制带来难度;三是个别企业质量意识差,对饲料生产全过程的质量把关控制不严。此外,企业在开展标准化工作中也存在一些无所适从的困惑,借此提出与大家共同商榷。

1 GB 10648-1999《饲料标签》中存在的问题
    《饲料标签》标准是渔用饲料企业唯一要执行的强制性国家标准,该标准第5.1条规定:“饲料标签上应标有‘本产品符合饲料卫生标准’字样,以明示产品符合GB 13078的规定。”  2000年4月福建省水产饲料研究会借标签宣贯会召开之际,对饲料标签标准中一些技术问题如氨基酸、食盐等指标的统一标示进行了行业规范,也重申了新的渔用饲料标签上应标明“本产品符合饲料卫生标准”。但是在GB 10648-1999《饲料标签》标准发布前后,国家制、修订的GB13078-1991和GB 13078-2001《饲料卫生标准》其适用对象均未涉及渔用饲料,也没有规定渔用饲料必须执行的相关卫生指标,如果让渔用饲料企业唯心地在其产品标签上硬性地标示:“本产品符合饲料卫生标准”字样,确实太牵强附会。笔者建议与其作为虚设的条文,还不如不设,直接以产品执行标准中规定的卫生指标作为交货和监督检验的依据更妥。
普通渔用饲料的安全限量和药物使用准则是否要执行无公害标准      
    为推动“无公害食品行动计划”的实施,农业部于2001年发布了75项与无公害食品相关的行业标准,并在标准发布前首次在水产领域就强制性法规《无公害食品 渔用配合饲料安全限量》举行了公开听证会,这对规范行业行为发挥了重要作用。该标准规定:“本标准适用于渔用配合饲料的成品,其它形式的渔用饲料可参照执行” 。但由于该标准的名称冠以无公害食品,许多渔用饲料企业以为本标准不适用于普通渔用饲料。日前笔者在中国鱼网上看到一张帖子:“目前是否所有的饲料厂都要按照NY 5072—2002《无公害食品 渔用配合饲料安全限量》标准制定企业标准和生产饲料?恳请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发表意见。”得到的回答是:“国家的规定不明确,各地就执行各地的标准了,只是要掌握无公害的原则。”这确实给企业在宣贯标准时带来了困惑。
    通过在横向领域上比较可见,企业的困惑是可以理解的。对猪饲料而言,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均规定得较明确,《饲料卫生标准》适用于普通商品猪饲料,《无公害食品生猪饲养饲料使用准则》适用于生产无公害生猪所需的商品配合饲料、浓缩饲料、添加剂预混合饲料和生产无公害生猪的养殖场自配饲料。而且在这两个标准中由于适用对象不同,规定的猪预混料中重金属铅(以Pb计)的指标和是否允许使用胂制剂的要求也不同。普通猪预混料对铅的允许量大于无公害猪预混料,分别为≤40mg/kg和≤30mg/kg,前者允许使用有机胂制剂,无公害生猪饲料中不得添加胂制剂。2003年11月11日国家标委会还就一些企业反映的《饲料卫生标准》中部分饲料品种砷、铅、氟等指标与生产实际不符的问题,以国标委农轻函[2003]97号文批准了GB 13078-2001《饲料卫生标准》第一号修改单, 修改后的《饲料卫生标准》在砷项目栏中新增补了“添加有机胂的饲料产品”,并对其总砷允许量作了规定。这也充分说明普通饲料和无公害饲料的区别。福建省饲料工作办公室为了率先在全省范围内推广无公害猪饲料,按《无公害食品生猪饲养饲料使用准则》的要求制定了《猪用饲料质量安全要求》的强制性地方标准,以地方法规的形式规定凡是在本省范围内生产、经营、使用的猪饲料必须按本标准执行,该标准即将发布实施。
    纵观全球,欧洲早在70年代就从法律角度要求使用无公害饲料,而在我国要一步到位、全面推行无公害饲料仍有困难,参照畜禽饲料分品种、分地域、分步实施也无标准可依,因为新版《饲料卫生标准》留给渔用饲料的仍是一片空白。希望省级水产饲料研究会牵头,以地方法规的形式给予明确。
渔用配合饲料中镉的允许量
    由于新版《饲料卫生标准》对渔用饲料的卫生指标未作规定,只规定了鱼粉中镉的允许量为≤2.0 mg/kg。因此,渔用饲料的卫生指标通常按NY 5072-2002 《无公害食品渔用配合饲料安全限量》中规定的指标执行。该标准把渔用饲料分为两类,一类为海水鱼类、虾类配合饲料;另一类为其它渔用配合饲料,其镉的允许量分别为≤3 mg/kg和≤0.5 mg/kg。现以鳗鱼、中华鳖配合饲料为例,根据分类应属于其它渔用配合饲料,镉的允许量为≤0.5 mg/kg,以鱼粉在鳗鱼、中华鳖配合饲料中最小添加量50%计,若企业采购的鱼粉含镉量为2.0 mg/kg,按《饲料卫生标准》应判定为合格品,则生产出的鳗鱼、中华鳖配合饲料镉的含量将高达1.0 mg/kg,还未计算含镉量较高的硫酸锌、贝类及其下脚料中所含的镉。好在农业部发布的SC/T 1004-2004《鳗鲡配合饲料》中镉的允许量已从≤0.5 mg/kg提高至≤1.0 mg/kg,但对于SC/T 1047-2001《中华鳖配合饲料》中镉的允许量仍为≤0.5 mg/kg,因此,建议有关部门针对中华鳖配合饲料等其它渔用饲料鱼粉用量大的特点,要么降低鱼粉中镉的允许量标准;要么对NY 5072-2002标准中其它渔用配合饲料镉的限量进行修订;还可将镉限量的适用范围分得更详细些,如将其它渔用饲料进一步细分。使标准更科学、公正、合理。
    饲料中镉的污染主要来自矿石和冶炼的“三废”。在自然界中镉常与锌伴生沉积成矿,锌矿含镉约0.1%~0.5%,有时可高达2%~5%;含镉废水的直接排放,使水体中浮游植物含镉量高,导致以浮游植物为食的水生动物蓄积大量的镉。如鱼类和贝类可使镉富集分别达103~105倍和105~106倍。为了预防饲料中镉的含量超标,在目前我国对渔用饲料卫生标准未作修改之前,企业应从原料这一源头抓起,加强矿物质添加剂(尤其是硫酸锌)、鱼粉、贝类及其下脚料(尤其是肝墨粉)中镉含量的监测与控制。
4  关于饲料药物添加剂的使用问题
    NY 5072-2002标准第3.1.6条规定:“使用的药物添加剂种类及用量应符合NY 5071、《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禁止在饲料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食品动物禁用的兽药及其他化合物清单》的规定;若有新的公告发布,按新规定执行。”《规范》中列出的可允许渔用饲料使用的药物添加剂共7种,其中①复方硝基酚钠预混剂属“药添字”药物,可在饲料中长时间添加使用,其余6种均属“兽药字”药物,仅能通过混饲给药,它们分别是:②呋喃苯烯酸钠粉;③甲砜霉素散;④诺氟沙星、盐酸小蘖碱预混剂;⑤维生素C磷酸酯镁、盐酸环丙沙星预混剂;⑥盐酸环丙沙星、盐酸小蘖碱预混剂;⑦噁喹酸散。但在NY 5071-2002标准中,对渔用药物的使用规定主要是针对水产动物疾病防治,对作为防病促生长的渔用药物添加剂则无明确规定。如⑦为允许使用的渔用药物,④、⑤、⑥为禁用渔药,对①、②、③末作规定。由于“允许使用”这四个字的概念许多人不太清楚,笔者为此咨询了国家饲料标委会的专家,得到的答案是:“这四个字除其本身含义外,对于饲料药物添加剂同时意味着没有公布‘允许使用’就是禁止使用的,如果使用就是违法。”鉴于在上述标准和法规中存在的诸如此类矛盾,企业又该如何执行呢?
    关于饲用抗生素的使用,在我国若按《规范》中的规定实施,渔用饲料药物饲料添加剂将被全部封杀,而在目前养殖条件下全部禁用抗生素尚无现实可能,国家对其全面跟踪监控受条件所限难度更大。因此,尽快制定针对渔用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的《规范》,以规范渔用饲料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使用,比因噎废食一概封杀意义更大。
5  SC/T 3502-2000 《鱼油》中理化指标的修订
    NY 5072-2002标准第3.1.5条规定:“鱼油的质量应符合SC/T 3502中二级精制油的要求。”由于目前市场上曾出现在鱼油中掺入猪油等低价油的掺假行为,渔用饲料企业如果按SC/T 3502-2000《鱼油》标准中规定的理化指标和检测方法来检测和判定鱼油质量是否合格,又会给掺杂使假带来可乘之机。因这种掺假鱼油的酸价、过氧化值等指标均能达到SC/T 3502-2000标准要求,建议增加折光指数、比重、凝固点或脂肪酸等鱼油的特性指标,以鉴别真假,确保产品质量。
    鉴于上述情况,笔者建议组织专家进行必要的毒性试验,用科学的结论对饲料原料及其产品中的卫生指标进行修订。同时也建议各级标委会加大标准制、修订的力度,尤其是对超标龄和不能满足生产发展需要的标准要尽快修订、完善,必要时可由生产方、使用方和质检部门共同参与标准的制定和修订,使标准具有客观性、实用性。此外,制定原料标准时应考虑到掺杂使假的可能性和其它干扰因素,采取措施抗干扰、防干扰,使标准化工作能真正适应市场、服务企业、加强管理、国际接轨。




拥有梦想、追求卓越、常怀感恩、乐于奉献Copyright © 2016 华龙集团 版权所有 闽ICP备17016838号-1 技术支持:一九互动